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代表武道霸主第1610章我等你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9-17

武道霸主 第1610章 我等你!

?

“这是为何……”

罗峰看着冰寒白,眼中流露出一丝讶然。

冰寒白语气生硬道:“南宫家少主南宫括,此人心术不正,当初若蓝还没有觉醒圣魂时,他依仗南宫家如今势力比我们冰宫强,根本不将若蓝放在眼里。若蓝离家出走几年时间,他作为未婚夫,根本不曾有过丝毫担心,只顾着自己逍遥快活,现在要履行婚约,不过是看上了若蓝的圣魂而已。我岂能将自己的亲妹妹,交给这种人。”

罗峰沉吟,南宫括北海水域南宫家少主,若是有心寻找冰若蓝,肯定能够找到。

可是,冰若蓝在紫阳学院一呆就是三年,可见,南宫括丝毫没有将冰若蓝放在眼中。

“所以大舅子才决定将这玄寒强体劲交给我?”罗峰道。

“这只是其一。修为方面,你已经落后南宫括一截,他身为南宫家少主,肯定有各种手段,你也需要一些底牌,才有机会和他抗衡。其二……”

冰寒白看着罗峰说道:“若蓝觉醒圣魂,现在被各大势力所觊觎,南宫家就是其一,如果若蓝毁除婚约,第一个向我们冰宫难的人,肯定就是南宫家。我希望你能尽快成长起来,可以在若蓝遇到危险的时候,有保护她的实力。”

罗峰目光一闪,北海水域的情况,他多少听说过一些,为了圣魂,很多势力,都对北海冰宫虎视眈眈,如果不是顾忌北海冰宫的底蕴,恐怕早就群起而攻之。

想到这里,罗峰不再推辞:“大舅子,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等一下。”

冰寒白右手放在纸绢上,道:“玄寒冰诀不能外传,我将玄寒强体劲传给你,这已经是违反宫规。如果你到时候不能打败南宫括,我将亲自废除你的修为,你可要想清楚。”

冰寒白脸色严肃,显然不是开玩笑。

罗峰毫不犹豫的取过纸绢,笑道:“若是战败,这条命都已经没用,要修为何用?”

冰寒白打量罗峰一眼,不自觉的露出笑容。

他这番话,只是想要看看,罗峰对冰若蓝的心意。

如果罗峰刚才露出丝毫犹豫,他都会重新考虑,是否将玄寒强体劲收回,而罗峰显然没有让他失望。

“那我就将若蓝交给你了。”冰寒白道。

“嗯?”罗峰一愣,眼中露出一丝愕然。

冰寒白淡淡笑道:“怎么,你叫我大舅子这么久了,还不想承担下这个。”

罗峰心底一震激动,他知道,此时此刻,冰寒白已经彻底承认他和冰若蓝!

深吸一口气,罗峰向冰寒白深深一拜:“多谢大舅子成全!”

“我的成全不能代表什么,一切还要看你自己。”

冰寒白笑了笑,又道:“这些年,我们冰宫逐年衰落,被北海水域其他几大势力挤压,所以父亲才会和南宫家进行联姻。你要得到他的承认,必须展现出自己的实力,最直接的方式,便是打败南宫括。只要你能够做到,这件事就可以成十之七八,只于另外两三成,就要看你和若蓝有没有缘分了。”

罗峰点点头,不管任何时候,实力才是根本。

“这玄寒强体劲,十分玄奥,修炼起来十分缓慢,但只要你能修炼到第一层大成,再将修为提升到元海境,面对南宫括至少会有五成胜算。虽然如此,你也不要操之过急。欲则不达,我们冰宫武学,讲究的是内心宁静,你要切记。”冰寒白娓娓道来。

“是。”罗峰重重点头,将这些话牢记在心。

“好了,若蓝交给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我也该回冰宫了。”冰寒白站起身,说道。

“大舅子,你现在就走?”罗峰有些意外。

冰寒白点点头,“我本来就是来找你,对百年之期盛会,也没什么兴趣。自从我父亲和无界海王大战之后,现在北海水域形势变得更加复杂,我也不能离开太久。何况,若蓝那丫头,肯定天天等着你的消息,我一天不回去,那丫头恐怕都不能静心修炼。”

冰寒白少见的开起了玩笑,和以前对待罗峰冷冰冰的态度,判若两人。

罗峰腼腆一笑,问道:“冰宫不会有事吧?”

冰寒白道:“这不是你该担心的事。”

罗峰苦笑,心道也对,以他现在的实力,还无法插手这种大势力之间的斗争,眼下最重要的是尽快提升实力。

“哼!”

冰寒白突然冷哼一声,冷冽的视线,望向帐篷左侧,冷笑道:“看来你似乎得罪了大人物,有几条小尾巴一直跟着你。”

罗峰心神一动,知道是银月贪狼派来的人。

“走吧,我送你出去。”冰寒白在前带路,率先走出了帐篷。

罗峰知道冰寒白是想以自己的身份,震慑藏在暗处的敌人,但他并不认为银月贪狼会因此罢手。

自然不能拂了冰寒白的好意,罗峰跟着走了出去。

“少主。”

守卫在外面的冰宫武者,看见冰寒白,立刻恭敬行礼,一双眼睛却是有些惊奇的打量罗峰。

能够让冰寒白如此以礼相待的人,都是名动一方的人物,而据他所知,罗峰只是苍澜王朝那种小国中的一名金殿弟子,连圣地门人都不是。

吃惊的并非只有这名冰宫武者,那些关注着这件事的人,此刻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能够让北海冰宫少宫主亲让顾客更满意。自相送,这是何等的尊贵和荣耀。一个个都在心底猜测着罗峰身份,从四大王朝皇子,到圣地天才,千奇百怪的说法,应有尽有,最离谱的,则是罗峰是北海冰宫宫主在百国疆域游历时,一时风流,留下的血脉……

“木管事,吩咐下去,准备回冰宫。”冰寒白吩咐道。

“现在……是!”

被成为木管事的中年武者先是一惊,然后恭声答应一声,退了下去,吩咐命令去了。

罗峰看了冰寒白几次,欲言又止。

冰寒白道:“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罗峰尴尬一笑,道:“若蓝……她……她怎么样?”

“她很好,一直在冰宫里面闭关修炼,沟通圣魂,修为也已经踏入真元境后期。若是在无尽海洋,以圣魂之威,你也不是她的对手。”

冰寒白简单几句,便将冰若蓝的情况介绍了个大概,瞧见罗峰欲言又止的神情,笑道:“你是想问,她给你留信没有吧?”

罗峰脸上一热,点了点头。

这么久没见,按冰若蓝的性子,应该会有很多话给他说才是。

“她并没有给你留信,我可不是苦力,什么事都帮你们做。”冰寒白摇了摇头。

罗峰脸上刚浮现出失望,冰寒白却是遥望了一眼远处的巨大光柱,负手而立,道:“不过,她让我带一句话给你。”

本报 姚博海 北京报道

罗峰一怔,急忙道:“什么话?”

冰寒白垂下目光,紧盯罗峰双眼,一双眼睛深邃得仿佛星空,缓缓道:“我等你!”

罗峰心神一震,身体僵硬在原地,目光仿佛穿透了空间和时空,看见了和冰若蓝分别的前一天。

夕阳,湖畔。

冰若蓝用同样坚定的眼神,说过同样的三个字!

“你没有话要带给她吗?”

冰寒白见罗峰久久不语,开口问道。

罗峰回过神,嘴角牵扯出一丝笑意,摇了摇头,“已经不用了。”

冰寒白面露赞赏,拍了拍罗峰肩膀,“我很期待半年之后你的表现,不要让我失望。”

罗峰深深吐出一口气息,对冰寒白抱拳道:“半年后见!”

说完,罗峰转身对血莲和四季剑侍道:“走吧。”

血莲看了冰寒白一眼,跟了上去。

四季剑侍却是愣了片刻才惊醒过来,急匆匆的追赶上罗峰。

四人一脸惊疑的看着罗峰,满腹不解,罗峰只是一名北疆一个小国武者,可是,却能得到北海冰宫少宫主的亲自接待,以刚才的情形看,两人关系似乎非同一般,任她们想破脑袋,都百思不得其解,其中的关系。

“少主,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木管事回到冰寒白身边道。

冰寒白抬头望着天上皎洁的月轮,微笑道:“真是好月色,不知道半年之后,还有没有这份赏月的心情……”

沉吟半响,冰寒白望了一眼罗峰离去的方向,开口道:“走吧。”

刷!

一步踏出,冰寒白人已经在千米高空之上,背负双手,行走在虚空之中,他每一步落下,虚空中就会凝结起一层白色冰霜,远远望去,仿佛脚踏月华而行。

哗!

北海冰宫的旗帜迎风一展,数十名冰宫武者,追随冰寒白而去。

“走……走了!”

“马上就是百年之期盛会了,北海冰宫的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离开。”

“可不是,万里迢迢的从北海冰宫来参加百年之期盛会,眼看马上就要开始了,却又离开,这是闹哪一出?”

“依我看,他们并不是来参加百年之期的,反而更像是来见那名蒙面刀客的。”

“专程来见他?这不可能吧。”

“难道你没有看见冰寒白对他的态度。何况,冰寒白一见了他,就立刻离开,也只有这个解释。”

“这……难道他真的是北海冰宫宫主,在百国疆域留下的血脉?”

附近的众人,看见冰寒白一行人突然启程离开,一个个大眼瞪小眼。



常德牛皮癣医院
太极集团
阜阳哪里专业治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