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帝国玩具第四百九十七章不识好歹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帝国玩具 第四百九十七章 不识好歹

曾经在新科集团碰了一鼻子灰的苏文,如今却意气风发的站在摩托罗拉公司中国办事处国际酒店会议中心的大楼前,任由们的闪光灯将自己晃的什么都看不清。

咔嚓咔嚓的相机快门声,就像最撩人的呻吟一般,让苏文的情绪濒临了**边缘。

作为吴中电子厂,手下管理着五千多人,可他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满足过。

苏同志,请问你作为第一个获得授权生产寻呼机的中国企业厂长,此时此刻有什么感想?

感想?啊,这个感想,啊!

苏文习惯性的打了个官腔,喜滋滋的接着说道:感想嘛,我觉得我们中国企业,确实还要多多向国外的先进企业多多学习。既要学习技术,还要学习人家的精神。摩托罗拉作为资本主义国家的企业,却有着这样广阔的视野和大公无私的精神,实在是应该让我们很多中国企业汗颜哪!

们原本只是例行公事的询问一下感想,有的时候提问真的是一门学问。

比如说老师在课堂上,就经常用这个问题提的好来夸奖学生。一个问题想要提的好提的有深度,首先要对这个问题有一个基本的了解。

然而就这些来说,他们实在是很难提出什么好的问题来。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一些套路化的提问方式。

比如说有什么感想,这种话就是放到谁身上什么时候都不算错的问题。

然而苏文的这一番话,却让提问的有些惊喜的感觉。大家都是人精,体制内吃文字饭的,哪还问不出来,这苏文是话里有话啊!

当即兴致勃勃的瞪起眼睛,问道:苏同志,请问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哪家中国企业应该汗颜呢?

就比如说我几个月前,去过东北绣城的新科集团。他们手上也有寻呼机的生产技术,但是同为中国企业,他们的态度和摩托罗拉比资料片《银色内华达》的故事发生在淘金热10年后的康斯托克湖起来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不仅对同胞企业冷眼相对,提出苛刻的要求,还妄图垄断国内的寻呼机市场,排挤其他企业进入!

这样一对比,才真是显出了摩托罗拉公司的难能可贵啊!

苏文的回答,让在场的差点没集体**过去!

一个国企厂长,公然攻击中国最大的私企老板!而且说不定还是中国首富世界首富,摩托罗拉的老对手胡文海!

请问苏厂长,你这些话是自己的意思,还是吴中电子厂的意思,还是摩托罗拉公但蔡英文却置之不理司的意思?

这年月的们那可是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问题都敢问的。八十年代某些方面的开放精神,甚至让三十年后的人民都惊讶不已。

尤其是还没养成对资本腿软毛病的,更是有着唯恐天下不乱的精神――看热闹的从来不怕事儿大。

苏文慷慨激昂作为普通消费者,挥舞着拳头:这是我,吴中电子厂厂长苏文的个人意见!

好么,个人意见,你强调什么吴中电子厂厂长啊!

们当然不会对苏文的强调发表什么意见,社会主义报纸也需要话题啊!

得到话题的们纷纷化作鸟雀,向着自家报社飞了回去。这种有热点有话题有冲突还切合历史大背景的文章,是很容易写出彩的。

出彩的文章不仅能为作者带来名利,更对媒体扩展影响力至关重要。

几乎是在第二天,各大报纸上就出现了对摩托罗拉这次授权生产的报道。其中苏文的这番话,硬是被们正正反反的从各种角度解读了个遍。

不仅有站在苏文立场骂新科集团垄断市场的,也有站在貌似中立的角度,认为新科集团既然是私人企业,那么选择和哪方合反而为特色农业所累。前几年作都是可以理解的。

至于说新科集团为什么和苏文的吴中电子厂不愿意合作,猜测的小道消息那就更是漫天飞舞了。

他们这不是不识好歹吗!

看到报纸的丁博士,气的差点把报纸给扔在地上,然后再狠狠的踩上几脚。

这两天他和胡文海呆在帝都,就为了能够说服机电部阻止国内企业生产这种美国人的过时产品。

然而还不等跑部有了结果,没想到竟然有人绕过部委,自己去和摩托罗拉的人接触了。

不仅拿到了摩托罗拉的授权,更顺便实力黑了一波新科集团。

强调质量要求和认证明明是为他们好,国内一旦进一步放开市场,没有质量的企业是无法在市场化环境下生存的!

这对舍弃了美国工作,回到父亲祖国的丁博士来说,就像一加一等于二的常识一般。

不过对于理工科的常识来说,很多时候反而应该说是超出常识范围的内容才对。

这次不等胡文海和丁博士找上门去,很快周部长的秘书就出现在了他们下榻的宾馆,传达了领导的意思。

周部长请两位去一次部里――苏文也在,领导对他的言行进行了批评教育。周部长的秘书这么说道。

胡文海则脸色有变,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自己和周部长的关系并不密切,这次接触之前,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

他们之间仅有的了解,只是一通而已。而这次的事情别看报纸上来来回回的挺热闹,却还不足以让更高的领导层出面。

周部长这个至关重要的人物,并没有对他鼎力支持啊。

道理很明显,如果周部长认同了他的理由,就不会仅仅只是对苏文的言行进行批评教育,而是干脆勒令他住手了。

好吧,我们走。胡文海向丁博士点点头,干脆的跟着周部长的秘书离开了宾馆。

周部长轻轻敲着桌子,看着前面正在忐忑不安中的苏文。

怎么,知道怕了?在摩托罗拉的门口放炮的时候,我看你倒是很得意吗!

胡文海是什么人,新科集团是干什么的,你清楚吗?小胡同志对国家的贡献,十个一百个你苏文都顶不上!作为一名领导干部,谁给你的权力让你在外国企业的门口大放厥词!

你这是什么问题?无组织无纪律,你还是国家干部吗?还是个党员吗?

周部长这个级别,说出这样不留面子的话,那已经是相当严重的了。别看是骂人,苏文这个级别的,平常也就配被市工业局长骂一顿。省工业厅的厅长,对他哼一鼻子,就能灭了他的仕途。

至于周部长,正常情况下,是没有什么理由值得他抽空来骂一个苏文这样的小人物的。

他是占了胡文海的光,否则这样的小事儿根本不会京东周部长。

但是说实话,周部长嘴上骂着,但心里反而有些欣赏苏文。

尽管有着不小的缺点,比如说口无遮拦小肚鸡肠之类,但起码这是一个愿意干事儿的厂长。

换成如今国内的一些厂长,企业是死是活,和我有什么关系?笑骂由他笑骂,好官我自为之。

这个苏文,至少有魄力,敢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仅这一点,周部长觉得苏文还是值得挽救的。

部长,胡文海同志到了。

请他进来。

胡文海进来的时候,苏文就在墙角站着。周部长虽然没有介绍他,但几个月之前的那次见面,让胡文海对这个人仍有印象。

双方很快寒暄过一番,并没有太过热络的拉关系,毕竟周部长的时间确实是非常宝贵的。

越是身处高位,谈话往往越趋于直接,因为大家的时间都实在太过宝贵。除非有特殊需要,否则门外排队等着周部长见面的人永远都看不到尽头。

这位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吴中电子厂的苏厂长吧?胡文海很干脆的做了那个单刀直入的人,坐正了身体,双目炯炯有神。

你过来吧,给小胡同志为你的言行道个歉。周部长绷着脸,看向苏文说道。

苏文没敢磨蹭,连忙走了过来,并且非常诚恳的说道:胡文海同志,我为在摩托罗拉办事处的言行向你道歉。我这人说话直了一些,还请你多多谅解。

胡文海脸色一变,好么,说话直了些,这还是不认为自己说的不对,只是说话方式有问题嘛。

苏厂长,我希望你能不要生产摩托罗拉的寻呼机。摩托罗拉这次拿出来的产品,是他们七十年代早期的落后技术。再加上如今国内的质量管理体系,生产出来的产品很难符合进入市场的标准。这样一来,很容易造成国产产品在国人心目中的恶劣印象。

胡文海同志,你总说我们的质量管理体系不行,我们哪里不行了?

苏文忽然直起腰来,瞪着眼睛说道:我们的工厂是国营企业,我们的工人也都很用心的在生产产品。就是这样的企业和工人,我们厂二十年来为国家供应了数不尽的产品,怎么谁都没觉得质量不好。到了你这里,连个机会都不给我们,直接就说我们质量不行!

信阳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北京治疗阴道炎哪家好
拉萨治疗阳痿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