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巫师自远方来第四十九章逐风的战舞者上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巫师自远方来 第四十九章 逐风的战舞者(上)

“为什么到现在才来?!”

当洛伦一行人赶到逐风林的时候,出来“迎接”他们的是一位浑身上下早已伤痕累累的精灵战舞者。

失去了左臂的伤口被草草包扎了一下,还在不断的渗血;身上的皮甲也破烂的不成样子,肩膀上还有一条无比狰狞的裂口,下面的白骨肉眼可见,只差一点点就能将他半个身体撕开了。

“我们三天前就派出了使者去传消息,为什么你们到现在才来?!”浑身是伤的战舞者剧烈的喘息着又质问了一遍,满是血丝的眼睛瞪着卢卡:“从晨星林到这里,只要一天就够了!”

“我们在路上遇袭了。”看到对方变成这副模样,卢卡的语气也苍白了不少:“而且太突然,根本来不及组织人手!”

“那这个家伙呢?!”独臂的战舞者用仅有的右手挺起长矛指向洛伦,死死盯着黑发巫师的脸:“他不是精灵吧?”

“把你的长矛拿开,这是晨星林的客人,是来帮助我们的!”卢卡一把推开了对方的长矛,回首向洛伦介绍道:“他叫科诺,逐风林聚落的战舞者首领,大树墙就是由他们负责巡逻的。”

“认识您是在下的荣幸。”黑发巫师主动上前走了一步,从容不迫微笑着向对方躬身行礼:“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洛伦。”

“晨星林的顽固们居然也会有人类客人?”名叫科诺的战舞者很是不相信的扯了扯嘴角,随即摇了摇头:“无所谓了,既然卢卡愿意相信你,那就跟我来吧。”

紧跟着科诺的洛伦和战舞者们穿过了外围的树林,来到了逐风林的聚落。

相较于晨星林,这里的聚落要小得多——低矮的云冠树只和普通的古木相仿,简易的木篱笆和果树将整个聚落围起来,在云冠树的周围零零散散的坐落着一些大大小小的木质长屋,其中最精致的一座就在云冠树下。

但是洛伦注意到的却不是这些。

整个聚落弥漫着一种悲凉和绝望的气氛,死寂的气息仿佛都在这里化成了阴影。浑身是伤,默默的趴在树下和阴凉处的精灵随处可见;路过的精灵脚步匆匆,却都是一副麻木的表情,甚至都看不出究竟是悲伤还是愤怒;

每走过一个木屋,洛伦都能清楚的嗅到里面浓重的血腥味和药剂味,甚至还有伤口溃烂,像是腐肉一样的味道。

那一个个失魂落魄,以至于接近麻木的神色,究竟是经历了怎样的血战才会变成这副模样?

除此之外最令洛伦感到突兀的,就是这个聚落看上去实在是太空旷了。至于原因是什么,他感觉自己可能已经隐约猜到了一部分。

而莉雅和卢卡一群战舞者们,也同样闭口不言。眼前的惨状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甚至到了连话都说不出来的地步。

“我们等了你们三天。”走在前面的科诺突然开口道:“整个逐风林就坚守了大树墙三天。”

“抱歉,我们应该快点赶来的。”语气无力的卢卡张了张口:“我……”

“不用说了。”走到云冠树下如果站上的留言反馈、咨询、电邮咨询是摆设的长屋前,拄着长矛的科诺很是勉强的推开了门:“请进吧,诸位逐风林的客人们,还请原谅我们款待不周。”

长屋大厅中央的篝火上放着坩埚,浓烈的药剂味道弥漫在整个房间内。虽然那味道足以能呛死人,但走进来的战舞者们一个个默不作声——在亲眼看到了逐风林惨状之后,任谁也不可能指责他们任何事情。

“究竟是怎么回事?”

还没有坐下,莉雅就忍不住开口了:“为什么食人魔会突然入侵,还有为什么大树墙会出现裂缝,这……这根本不可能!”

“我们也觉得不可能,但它就是发生了。”表情麻木的科诺抬头看了她一眼:“你以为逐风林变成现在这有经验的人还会留意奶牛的脾气性格。副模样又是因为什么?!”

语塞的女精灵低下头,不再开口。

“请您原谅,莉雅她是第一个知道消息的人,会这么激动也是难免的。”洛伦缓缓开口道,语气尽可能的平缓:“我们只是想知道事情发生的经过,究竟该怎么做才能抵挡这场入侵——弄清原因对这一点至关重要!”

黑发巫师真诚的目光让有些激动科诺稍稍平缓了下来,艰难的开口:“事情大致是在四天之前……”

在整个大树墙的“防线”当中,只有一小段地区是没有丘陵断崖,而那里也就成为了食人魔每一次入侵的唯一入口,同时也是精灵们唯一需要坚守的防线。

数百年来的一次次战斗,已经让精灵们形成了习惯——当食人魔开始发动入侵,逐风林就是第一道“防线”,由他们率先抵抗,让晨星林有时间聚集起足够的援军,将入侵的食人魔聚落彻底歼灭。对于个人站的发展这是个很重要的方面

去年的战斗,已经让整个古木森林东部的精灵们损失惨重,而作为其中最大的聚落,晨星林付出的伤亡也是最大的。不仅仅是战士们的伤亡,各种重要的物资也是严重匮乏。

这也就是为什么明明不情愿和人类结盟,晨星林的长老们依然没能阻止卢卡前往深林堡的原因——如果再不能休养生息补充物资的话,晨星林很可能撑不过下一次食人魔的入侵了。

如果没有了晨星林,仅凭借着附近仅有的几个精灵聚落,是绝对抵抗不了数以百计的食人魔入侵的。

当四天前逐风林的战舞者们察觉到大树墙边境再次出现食人魔聚落的时候。立刻便开始着手抵抗,并且派出了使者去通知晨星林以及附近的精灵聚落准备抵抗。

他们一开始只是准备拖延食人魔的步伐,为援军们争取时间。但是……

“巨怪?!”卢卡失声喊了出来:“古木森林中怎么可能会有巨怪?!”

卢卡会惊愕不是没有原因的。巨怪这种生物应该是在古木森林更南方的荒野中,那二十公尺的体型根本不可能在森林中生存。

“我也觉得不可能,但这是真的。”面色难看的科诺眼神中闪烁着恐怖的回忆:“那头怪物直接爬上了断崖,推到了其中一棵古木,然后数不清的食人魔就沿着树干爬上了丘陵!”

“我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两面夹击的食人魔肆意的屠杀!仅仅一天,逐风林的战舞者就阵亡了一半,甚至连……他们的尸体都没能找回来。”

科诺的声音有些哽咽,默不作声的洛伦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没有找回来的尸体,就是被食人魔吃掉了。

“逐风林的战士们坚持了三天,一直都在等待晨星林的援军——不光是战舞者,所有年轻的精灵们都参战了。到现在,我们只能勉强保护自己的聚落。”

“武器、药品、人手……我们什么都缺,但最终要的是,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封堵大树墙的缺口!”

“我们曾经尝试了几次,想要从食人魔的手里夺回丘陵。但它们在那里建立了一个聚落,没有大树做掩护,不论多少战舞者都只是去送死,更不用说那些才刚刚拿起长矛的年轻人了!”

“那头巨怪呢?”洛伦开口问道:“那头巨怪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科诺别过头去。

“不知道?!”

“我不知道——在食人魔开始入侵之后,那头巨怪就消失不见了!”

表情僵硬的科诺克制着自己的恐惧,和洛伦对视着:“我不知道那怪物去哪了,更不清楚它为什么会出现;但我清楚一点,如果那头巨怪再出现一次……”

他顿了顿,用舌尖舔了舔干裂还在颤抖的嘴唇:

“逐风林的精灵们,就会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北京白癜风医院哪家医院好
昭通治疗白癜风方法
西宁好医院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