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巫的法则第五十九章围攻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巫的法则 第五十九章 围攻

唐芭靠坐在窗口旁望着远处的蓝海出神,脑中却一直在回放她和伙伴们打雪仗的场景,还有那看似冰冷实则内心火热的黄鸧……

生活越困境人就越怀念幸福的时光,她好想再赖在阿姆怀里撒娇,看着堪嘎一脸憨厚模样冲她开玩笑,和伙伴们一起猎兽,没事就欺负欺负不怎么搭理她的黄兄……

可一想到孤身一人在希夏的阿姆和不知去向的四个伙伴,唐芭的心里就疼,又苦又疼!

刚来到这一遍看不懂就看两遍个世界她无牵无挂,可现在却为了那么多人而牵肠挂肚,她想黄鸧,想伙伴们,想阿姆,想回到那个小小帐子,她的家!

幸好!

幸好堪嘎就在巫塔!谷荣也在巫塔!

一想到明天就能见到堪嘎,唐芭把所有的不快全都从脑中挥散出去,她不仅要见堪嘎和谷荣,她还要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他们。

夜幕降临,窗外漆黑一片,屋内火光烁烁,安木和安青安静而又熟练的摆放好食盘后唤唐芭吃饭。

巫塔里的饭真称得上色香味俱全,种类也繁多,烤好的猎兽肉从来都是切好了放置盘中,就连鱼肉也是分成一块一块的,还有唐芭不认识的蔬菜和果子,最让她惊喜的就是这里有面食,但是却没有稻子。

可唐芭却有些食不知味,她看了看守在一旁的安木和安青,冲二人招了招手,“你们过来。”

两个女孩脚步轻快的走到唐芭面前齐齐行了个礼,异口同声道:“我的巫,要我做什么?”

唐芭指着一桌饭菜道:“把这些都放到地上。”

“是,我的巫。”两个女孩没有任何多余的话,也从来不问问题,真是唐芭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唐芭其实挺喜欢安木和安青的,安静懂事,话也不多,可唐芭总觉得小姐俩少了些这个年纪该有的朝气。

也许是生活所迫,可谁生下来也不是奴隶,谁也不比谁低一等。

唐芭挺受不了安木和安青卑躬屈膝的态度,有一日的夜里唐芭竟然发现小姐俩竟然还守在门外不去休息,她当时气坏了,硬是连哄带骂给赶走了。

唐芭教育了安木和安青好多次,可惜效果并不明显,小姐俩的奴性似乎已经渗透到骨子里了,无论唐芭怎么做两个女孩依旧我行我素。

看着食物摆放好后,唐芭席地而坐,饭桌旁只有一把椅子,她可不愿意和人吃饭的时候有两个人是站着的。

“你们也过来坐。”唐芭招手道。

“是,我的根据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巫。”

唐芭皱了皱眉,命令道:“陪我吃饭。”说着,抓了个果子先吃了起来,她怕自己不吃安木和安青也不敢动。

结果就是安木和安青跪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唐芭抓起两块肉分别塞到女孩们的手里,“你们把肉吃了!”

两个女孩同时抬起了头,不说话也没表情,眼睛也一眨不眨的看着唐芭。

不知是不是背光的原因,唐芭竟然觉得着两个孩子的眼睛就像假的一样,没有任何神采也看不出任何情绪来!

“不是我说什么你们就做什么么,把肉吃了。”唐芭再次命令道。

可女孩们依旧面无表情不言不语。

唐芭灰心了,无奈的摆了摆手,“你们出去吧。”

“是,我的巫。”这回安木和安青有反应了,把手里的肉重新放回到盘子里后同时起身行礼后走出了房间。

唐芭郁闷的狠狠咬了一口果子,难道就三年,她教育小孩的本事就已经退步到连十几岁的孩子都奈何不了的地步?!

***

这么多天来只有今天唐芭的心情最好,她马上就要见到堪嘎和谷荣了。

看到二楼熟悉的看台,唐芭辨认了下方向再次加快了步伐,在她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两个相貌相似身高相同的奴隶。

然而还没走出多远,唐芭却渐渐放慢了脚步,微皱的眉头下闪动着一双警惕的眼睛。

二楼看台依旧昏暗空旷,两个身影也依旧在座椅间徘徊,那是两个奴隶,和厨房里的奴隶一样,只兢兢业业的守在自己的岗位,对周围之必须由国务院另行规定。另外事听而不闻视而不见。

心慌的来源在哪?

唐芭停了下来,闭上眼静心感受危险的源头,身体也在下意识间提出开展这方面的试点慢慢的转动了起来,倏的一下,唐芭睁开了眼,方向正是通往厨房的门洞!

“出来!”虽然唐芭没有真的看到,但她却猜到了暗藏在门洞后的人到底是谁,或者说是谁们!

不多不少,正好八个身影从漆黑的门洞中走了出来,正是那些落选的祭品们。

唐芭看不清她们的面容却看见了女孩们手中持有的武器。

难道杀了我,你们就有机会成为巫徒了么?

唐芭盯着那些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女孩们默默向后倒退,双手也悄悄摸向藏在巫袍里的短鞭和角匕,原本跟在后面的安木和安青却向前一步护在了唐芭身前。

八打三,三人中还有两个没武器,怎么可能打得过!

“跑!”

唐芭的话音还没落,女孩们动如脱兔般迅速将唐芭三人包围了起来,安木和安青也从唐芭的身前移动到了两侧。

然而最另唐芭意外的是带领一众祭品的人不是些几的宁鹿也不是卬佣的女孩,而是知干的竺水!

真是露相非真人,真人不露相!

竺水双手反握着一臂长、看起来很像钩样式的武器,面沉如水双目似浸了毒般恶狠狠的瞪着唐芭,哪还有之前嗫喏的模样。

“你的巫袍代表着什么?是巫徒还是什么?”竺水的话音也不似以往那般熟悉。

唐芭没说话,她在估量这几个女孩的武力值,尤其是竺水。

这是一个靠武力来争夺说话权的世界,唐芭只怪自己眼拙没看出深藏不露的竺水,竟然在短短的几天就把各种脾气秉性的女孩们全都收服了!

见唐芭不回话,些几的宁鹿嗤笑道:“别是还没成为巫徒吧!”

卬佣女孩接过话道:“你见大巫身边的巫徒有奴隶么?”虽是问话,意思却很明显。

“你该死。”竺水当即就怒了,甩手就将手里的木钩掷了出去。

电光火石间,安木和安青迅速移到了唐芭面前,不仅替唐芭挡住了攻击,同时也阻碍了唐芭施展短鞭的空间。

也是在同时,所有女孩都出手了。

这场战斗是不可避免的,只是发轫之始既莫名又突然……

福州治疗包皮过长哪家好
钦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哈尔滨治疗包皮过长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