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龙血武神 第三百九十一章 色魔秦南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3-29

龙血武神 第三百九十一章 色魔秦南

秦南脸不红心不跳,説道:“我説出来希望老先生不要介意,实不相瞒,我是双修之身,修炼肉身的同时,又修炼元神。”

嘶......

此话一出,顿时,整个八角楼里面的人,除了孤竹和秦南之外,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人类竟然也可以同时灵肉双修,他们这是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説法,而且这人现在就在眼前。

萧云等人都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骇然到极diǎn,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刚才一直沉闷不语,而且左右犹豫,就是因为不相信这个事实。

“世间上真的有这样神奇的东西吗?”这时,一个中年男性的声音传来,听得出来,这番话带着惊讶。

不用猜,秦南也知道是谁了,就是那个萧战,萧云的父亲,也是萧家上一任家主。

此人一直埋伏在八角楼四周,如果秦南的话是假的,那么他可能就要立马出手,把秦南打爆在这里了。

秦南一阵骇然,他精心设下的一场大骗局,就是这里出现了很大的纰漏,所以遭到萧家质疑。

“有,不怕告诉各位,这是秦某天生的,我的师父器老,就是因为看中这一diǎn,才收我为徒的,我可以演示一下给你们看看。”

秦南一本正经的説道,他説灵肉双修是天生的,但具体是怎么回事他却没有解释。

萧家老祖等人闻言,都一脸期待的望着秦南。

秦南准备就在这八角楼里面演示,事到如今,他也没办法了,只能出杀手锏。

説着,秦南就地盘膝坐下,然后元神出窍,从头dǐng上飞了起来。因为他是透明的,这个时候只有孤竹和萧家老祖能够看到他。

秦南走到炼器炉旁边,悠地显形出现,他悄悄然的就到了炼器炉那里,神出鬼没,让得萧战和萧云等武者,都是吃惊不已。

这个时候,两个秦南出现在八角楼里面,一个是肉身盘坐在地上,另外一个是元神,已经去到了炼器炉那边,距离萧家老祖不远。

“我正在修炼我师父传给我的兜率神火。”

秦南説着,催动元力,顿时右手食指上面出现一缕小小的火焰,虽然不大,但是凝聚得很好。

萧家老祖见状,顿时眼前一亮,这的确是兜率神火,他可是亲眼见过的。

这个时候,萧家的人都已经震惊到一种发指的地步了,灵肉双修,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秦南刚才显露出来的本事,确确实实的证实了他的説法。

而秦南使出兜率神火,也证实了他就是器老徒弟的説法,现在一切都已经证实,没有任何疑diǎn了。

秦南手指一弹,小小的兜率神火立刻飞了出去,直把旁边一块两寸厚的钢板射穿,烧出一个大洞来。

“秦长老真是好修为,年仅二十岁便已经是祭祀期巅峰,距离鬼仙境界就差那么一步了。老夫在炼器这一道上面耗费了一辈子心血,如今也才是鬼仙期而已。况且,秦长老还是灵肉双修,真是天资非凡,难怪能被器老看重。”

萧家老祖的一番话,不免有些感叹的意味。他一辈子也才修炼到鬼仙,而秦南才二十岁就已经接近鬼仙了,而且还是灵肉双修。

如今秦南的武道修为,也已经是大武师二段了,以一当十,许多同龄人专精武道,也都还没有这个成就呢。

这就是秦南!

萧家老祖在和秦南侃侃而谈,但是旁边的萧云等人,却都是一脸骇然的望着秦南,就像在审视一只怪物似的。

这秦南的天资,简直是堪称变态啊!

“哪里哪里,老先生已经是鬼仙初期,修为不低,俗话説姜还是老的辣,我秦南尚且还没有单子在你前面卖弄。”秦南卖了个乖,忽然变得谦虚起来。

秦南这个举动,再次博得萧家老祖的好感,他diǎn头笑眯眯的説道:“秦长老不仅仅是年轻有为,品德又好,已经堪称年轻一辈之中的翘楚。炎儿啊,你可要好好的跟秦长老学一学。”

萧家老祖在旁边説道,让萧炎要好好的跟秦南学习,除了学习修行之外,还要学习品德,像秦南这样低调谦虚。

这就是两人之间的差距,萧炎差秦南的,除了修为之外,还有就是品德。萧炎平时可是非常高调的,比秦南差了十万八千里。

“老祖,我知道了,谨遵您的教诲。”萧炎在旁边恭敬的説道,表示一定会向秦南学习。

正在这个时候,萧薰儿哼着小曲儿,得意洋洋的进入了八角楼。

见到萧薰儿这幅样子,萧云立刻替她捏了一把汗,当着萧家老祖和贵客的面,简直太不像话了。

“熏儿,女孩子家怎么可以是一副市井流氓的摸样?还不快过来拜见秦长老。”

萧云站在旁边面无表情的説道,让萧薰儿过来拜见秦南。

萧薰儿一愣,望了一眼秦南,説道:“拜他?怎么可能,我才不干呢。”

“熏儿,难道你不听话了吗?”忽然,八角楼中央的萧家老祖发话了,让得萧薰儿小娇躯一震,感到不可思议,怎么大家都让她拜秦南这个色魔啊?

如果是父亲萧云的话,她还可以抗拒一下,但是萧家老祖的话,她却是必须听的,因为她从小就对萧家老祖非常尊敬。

“这位是秦长老,咱们萧家的贵客,赶紧拜吧。”萧家老祖也是面无表情,十分认真。

顿时,萧薰儿跟吃了几百个苍蝇一样难受,让她拜秦南这个捏过她屁股的人,她真的做不到啊。

顿时,她感到为难极了,但是萧家老祖的话,她又不能不听。

“诶,这算怎么回事?不要为难小孩子嘛。”

秦南向前走了几步,背对众人,对萧薰儿做了个鬼脸,一脸坏笑之色。仿佛就是在説捏屁股爽不爽,下一次我可就要捏上面了噢。

啊......

萧薰儿尖叫一声,感觉自己要崩溃了。刚才秦南对她做鬼脸,是背对众人的,也没人看见秦南到底做了什么,但她却是看得清清楚楚,秦南这是在当着大家的面玩弄她啊。

“熏儿,怎么可以这样无礼?赶紧拜见秦南先生。”r105

丁桂牌薏芽健脾凝胶银川治疗癫痫病医院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地址

什么是更年期如何治疗
醋酸地塞米松口腔溃疡贴片怎么样
为什么金振口服液这么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