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异界之机关大师伍威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异界之机关大师 828 伍威

?();离开红榴基地,重新回到破碎群岛的天空下时,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深呼吸了一口。

带着腥气的海风被他们呼进胸腔,大家只觉得神清气爽。

红榴基地位于水下深处,是个封闭空间,虽然里面空气流动无碍,他们的隔离服上也自带氧气供应,但大家还是觉得心里很憋屈。现在终于到了外面的开阔环境,简直觉得人生都变得美好了。

拓拔汗说:“我们按原路返回……”

圣旗打断了他的话说:“你们回去吧,我就不跟你们一起了。我另外还有一些事情要办。”

他没有等拓拔汗的回答,整个人凭空从地面上飞起,眨眼间就消失在天空中。

南地小队所有人一起抬头看着天空,一人喃喃道:“不愧是神子大人,竟然可以不靠任何机关,就凭自己的力量自由飞行……”

高文空也盯着那边,脸上压抑不住地带上了一丝笑意。

他最大的麻烦竟然提前走了!没有了神子大人在旁边,常鸣,你就给我等着瞧吧!

……

只有圣旗才能启动神殿特设的传送阵,圣旗走了,他们就没办法“原路返回”了。

拓拔汗摇摇头,说:“我们去找机关公会,让他们派天翼直接飞回渡口,再上中央坤州去。”

常鸣问道:“不是不方便惊动机关公会吗?”

阴梅影补充说:“来之前遗迹的事儿还不明朗,所以我们得慎重一点。现在任务完成了,一切尘埃落定,跟机关公会去打声招呼也没什么。”

拓拔汗拿出一个令牌递给常鸣,说:“遗迹搜寻小队对外保密,我们在外面另有身份。你拿上这块牌子,记住,我们的公开身份是神殿监管巡查队的。”

常鸣接过令牌,扬了扬眉:“监管巡查?这位置很超然啊。”

拓拔汗点头说:“对。各机关公会会长也不可能知道我们真正的任务,看到这个身份,他们通常都会比较谨慎。你要安排他们做什么事情,也方便点儿。不过不管做什么都别太过头。引起别人注意就不好了。”

这话不仅是对常鸣说的,他说的时候,目光严厉地扫向南地小队成员。

大家都已经习惯这套作风,嘻嘻哈哈地说:“我们都知道啦,不会犯错的。对了队长,任务搞定了,我们是不是有点儿休息时间啊?”

拓拔汗脸色一沉:“小队的规矩你不知道吗?等回神殿汇报完之后才能休息!”

一个队员说:“回神殿,那就只有在中央坤州休息了,跟在下面感觉完全不同啊。”

步入2014年拓拔汗斜他一眼:“你对中央坤州有什么不满?”

那个队员连忙摆手说:“没没没,当然没有。我对机关神的信仰天地可鉴。绝对没有一点虚假!不过,队长,中央据一位多年居住在此的居民向表示坤州的花样儿,可比下面差远了……”

除了这个人以外,其余几个人也都眼巴巴地看着拓拔汗。就伦镍或将运行于美元/吨之间。连阴梅影也有意无意地瞥过来一眼,说:“说得也是,南炀州有些原生妆品,还是挺有特色的……”

拓拔汗无奈地摇头说:“行行行,放你们一天假。”他看了眼天色,说,“现在天已经快黑了。就地解散吧,后天上午九点,我们在落日城机关渡轮渡口会面,胆敢迟到的话,可给我把皮绷紧了!”

说到最后一句话,他声色俱厉。南地小队成员也严肃起来。点头保证绝对会按时到达,绝不迟到。

南地小队虽然是一小支队伍,但内部也有亲疏。原本伍威是里面负责活跃气氛的一个,几乎跟所有人关系都很好。

但现在,大家要分头休闲行动。却没一个人来跟他打招呼,好像这个人早就死在了红榴基地里一样。

没一会儿,大家纷纷散去,就连拓拔汗也离开了,只留下阴梅影、伍威、常鸣三人在这里。

伍威对阴梅影的好感一直表示得很明显,有事没事都要往她跟前凑,这时看见阴梅影留下来没走,他眼中掠过一抹惊喜,期待地看着她。

阴梅影用手拂了拂头发,从伍威面前擦过,走向常鸣:“小常,你是第一次来南炀州吧,有计划了吗?”

她连眼角余光也没有多瞥伍威一下,青年的脸色立刻黯淡了下去。

常鸣说:“我是第一次来,正好有些地方想去。”他开了个玩笑,“而且,我对女人的东西一点也不在行,化妆品什么的,说不定一不小心还会把阴姐给带进沟里去!还是算了吧!”

这是很明显的拒绝,阴梅影笑了笑,爽快地说:“那好,我们后天早晨再见吧。”

说着,她转身而去,从头到尾都跟其他人一样,视伍威如无物。

伍威看着她远离的背影,表情有些哀伤。常鸣走过去搂住他的肩膀:“没有喜欢的女人,至少还有兄弟在。走,我请你吃好的去!”

伍威低落地说:“常哥,你还是不要接近我比较好。嘿,我现在算什么,算是个待罪之身!谁都知道,一回神殿,我马上就要受罚。到时候别说在南地小队呆不下去,是死是活还很难说。对,他们做得也没错,像我这样的亵神者,还是离远点比较好!”

所有人都离开了,这里只剩他们两人。海风从不远的地方刮过来,把伍威的声音吹散在风中。

伍威的声音越发低落,“我不是不能理解,我就是想不通。大家相处这么久了,我还以为有点儿感情呢。就是一个眼神,一句话,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都能接受。但是什么都没有,我质疑了一下机关神,我这个人就不存在了吗?以前的感情就都不存在了吗?”

他抬起头,痛苦地看着常鸣,委屈地说,“常哥,老实说,回头回到神殿会怎么样,我一点儿也不担心。我根本没多想。我就是想不通这点!抛开对神的虔诚,其余的就都没有意义了吗?”

常鸣凝视着他,没有说话,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儿,常鸣刚刚张嘴,突然听见伍威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这对一个机关师来说可真少见,常鸣被逗乐了,他拉住伍威,说:“走,人是铁饭是钢,吃饱了心情就会好起来了!”

常鸣拿出一架天翼,问道:“你对这附近比较熟吧?你来驾驶?”

伍威顿了顿,闷闷地说:“行,我来。”

他坐进驾驶舱,手放在控制宝珠上,精神力迅速渗透了进去。片刻后,他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天翼一振,飞腾空飞了起来!

伍威感觉自己的精神力没有一点阻隔,迅速与天翼相融合。这一刻,天翼仿佛变成了他自己的身体,飞在天空中的不是一架机关,而是他自己!

这种融合的感觉十分美妙,他能感觉到清风从身体表面掠过,下方的大地无尽地向周围延伸。身处一片无限的开阔空间里,他的心情也跟着一起放开,之前一直萦绕在心中的烦恼,好像全部被风带走了一样。

他惊呼道:“这架天翼好奇特,它跟精神力的适配度太强了!”

普通机关师驾驶天翼的时候根本分不出心思跟旁边的人交流说话,伍威好歹也是南地小队的中坚份子,当然不可能有这种情况。

常鸣说:“这架天翼是我自己改装的。它的精神力导线模仿了量产型天翼天伦一型的布设方法,比较特殊……”

他给伍威讲述了一下自己第一次获得天翼、上天飞行以及改造天翼、参加比赛的经过,伍威听得津津有味,感叹道:“下面大陆的生活真精彩……我闷在神殿里好多年,都快忘记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

他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一边感受着如同亲身飞在天空中的轻松愉悦感,一边回忆着当年自己第一次接触天翼,第一次驾驶天翼的经过。

那时候他还不是祭司,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央坤州机关师。他家里不是什么大家族,但跟神殿关系非常密切。小时候的他,对神殿没什么兴趣,一心想成为一个冒险者。结果也不知是阴差阳错还是有意安排,他最终还是进入了神殿,成为了一名祭司,直到今天这个位置。

他生活在一个与神殿关系密切的家庭里,家族里有一大半成员都是祭司。所以对他来说,很多东西都是天经地义,不需要多想,也压根就不会去多想。

但不去想,不代表没有矛盾。当他第一次意识到有些事情不对,按照一贯的率直直接说出口之后,所有的事情都跟以前不一样了。

他飞翔在天空中,下面的大地越变越小,越来越模糊,好像心中的烦恼也跟着慢慢模糊掉了一样。

他没有像常鸣说的那样,去一个附近的城市,而是驾驶着天翼一直往上。天翼钻进了灰蒙蒙的云层,云雾在窗外袅绕,常鸣瞥了一眼,没有提醒。

厚厚的云层不原标题:菲法庭以逮捕程序不合法为由释放3名恐怖嫌犯断被伍威甩在身后,身后周围的天地一边通明,天翼钻出云层,到了云海之上!

一轮金灿灿的落日正在尽力散发着最后的余晖,带着无比耀眼的光彩与存在感。天翼正对着那轮落日,伍威的表情怔忡,好像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它一样。

他沉默了好久好久,突然咬紧牙关,恨恨地说:“我没错!”

长春治疗前列腺炎多少钱
杭州治疗白癜风费用
南昌前列腺炎治疗哪家好